5.0

2022-09-02发布:

精品尤物福利资源网婆婆口袋里藏着12万的存折,我们买房她却不愿意掏一分钱

精彩内容:

1

婚後堅決不跟婆婆住一起,這是梁雙和杜浩婚前就說好的,並且和死去的梁雙媽有關。

梁雙媽在50多歲的時候,被乳腺癌奪走了生命。

當年她躺醫院恨恨地罵道:“這病都是這些年被你奶氣的。要不是她天天變著法地折磨我,我也不能攤上這病啊。”

雖然梁雙覺得她媽這帽子扣得有點大,但奶奶和媽媽同一屋檐下生活幾十年,兩人不是今天婆婆罵兒媳不會過日子,就是明天兒媳抱怨婆婆偏心小姑子,“戰爭”在這兩個女人之間從未停息過。

梁雙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對跟婆婆同住本來就抵觸。再加上她媽未去世之前,見過杜浩後,得知他是他媽媽獨自一人帶大的時候,曾嚴厲地對梁雙說:這種喪偶獨自帶孩子的婆婆更難纏。因爲一個人帶大孩子不容易,所以她們更喜歡掌控兒子的生活。

梁雙一聽,當即就更不願意和婆婆住在一起了。

好在杜浩在知道梁雙的想法後說:“巧了,我媽也說婚後讓咱倆單過,不想參合我們的日子。”

所以,婚後梁雙和婆婆除了節假日禮節性地見個面,並沒太多的接觸。

2

一年後,梁雙懷孕生子, 杜浩提議讓他媽過來幫忙帶孩子,被梁雙一口給否了。

她早早地就找好了保姆,因爲他擔心婆婆以帶孩子爲由,侵入她的家庭,所以一早就做了安排。

梁雙找的保姆是一個親戚介紹的,嚴格說起來還有點沾親帶故,現在頻頻爆出保/姆/虐/嬰/事件,要是信不過的人,她也不敢用。

爲了保險起見,梁雙還在客廳和臥室裝了攝像頭,但沒跟保姆說。畢竟人還沒來,就開始防範上了,這事擱誰身上都不舒服。

剛開始,一到中午梁雙就打開監控看看孩子的情況。可別說,阿姨把孩子照顧得挺好,該喝奶喝奶,該哄睡覺的時候睡覺。孩子睡覺後,洗衣、擦地,人家做得一點兒都不含糊。

漸漸的,梁雙把心放回肚子裏,也不再每天盯著監控了。

3

這天中午,同事聊起想找個保姆照顧孩子,但又不放心。梁雙就說她家保姆可好了,不僅對孩子盡心,屋子也幫著收拾的很幹淨,說著她還打開了連接家裏攝像頭的手機。

“你看。”梁雙把手機放同事跟前,兩個人湊著腦袋看監控。

監控裏,只見孩子躺沙發上,保姆坐旁邊用手拍打孩子,看樣子是在哄孩子睡覺。梁雙看向同事,那意思是:“我沒說錯吧?”

過了會兒,像是有人給保姆發視頻,她拿起電話到陽台跟人視頻,全然忘記了沙發上還躺著一個幾個月大的嬰兒。

梁雙急得要死,眼瞅著孩子就要從沙發上掉下來了,可保姆仍跟人聊得熱火朝天,連扭頭看眼孩子的意思都沒有。

隔著手機屏幕,梁雙大叫“寶寶”,“寶”字還沒喊完,孩子咕咚一聲掉地上了。幸好地上鋪了地毯。

梁雙還沒從孩子摔地上的驚嚇中緩過來,就看到保姆走到孩子跟前,揪起孩子前襟,把孩子扔回沙發上,完全無視孩子撕心裂肺的哭聲,也不看孩子有沒有摔哪,更不管那麽小的孩子就這樣被扔出去有沒有潛在的危險。

梁雙假都顧不上請,就沖回了家,一路上她殺/死/保/姆的心都有。要不是被急急趕回來的杜浩攔著,依梁雙的脾氣說不定真的會給保姆來兩下才解恨。

兩人急急匆匆帶孩子上醫院檢查,還好沒什麽大問題,不然梁雙得悔死。

4

保姆自然不敢再用了,杜浩再次提出讓他媽過來幫忙帶孩子。經此一遭,梁雙也不敢再攔著,好歹那是孩子的奶奶,說啥都比外人強。

婆婆第二天就到了。

梁雙擔心婆婆質問,事先准備了一大堆台詞。可婆婆壓根兒沒給她機會,進屋看過孩子,就一頭紮進了廚房。

做好飯,沒等上桌,孩子就拉了。梁雙要去收拾,婆婆用手一擋:“我來弄,你快趁熱去吃吧,魚湯涼了就不好喝了。”

梁雙心是虛的,當初她死活不同意婆婆過來幫忙帶孩子,現在出了事,一個電話就把人給招來了。先不說這樣做合不合適,就光說讓孩子遭這個罪,她也沒法跟老人交代。

可婆婆來了不說也不怨,只知道吭哧吭哧幹活,這讓她心裏更沒底了。

在梁雙看來,不說比罵更有殺傷力。不說就是讓你明白,你錯了,但我不說你,就是讓你自責、愧疚,這比罵管用。

明白這點後,梁雙心裏挺不是滋味的。這個婆婆段位太高,根本不是說幾句好話,買件衣服就能搞定的普通老太太。

5

晚上,梁雙問杜浩:“媽沒問你孩子的事兒?沒說當初要是讓她來,就不會有這出了?”

“說了,說外人帶孩子是不放心。”杜浩一邊刷著手機一邊心不在焉地回答。

梁雙搶過他的手機,湊到他跟前:“你媽沒在你面前說我?”

“我媽不僅沒說你,還讓我也別責怪你,說發生這樣的事,你心裏肯定不好過,要是旁人還說叁道四,你心裏就更難受了。”

梁雙有些意外,這老太太不按常理出牌啊。這要換作她奶,逮著這麽好的機會不使勁兒踩媳婦才怪,哪還會幫媳婦說話。

最後梁雙在心裏給婆婆的定義是:城府深、心機重,是宮鬥戲裏活到最後的女人,自己就是個剛出場就被幹掉的菜鳥,壓根兒不是人的對手。

這沒多久,發生的事還真驗證了梁雙這一想法。

6

梁雙給婆婆收衣服,關櫃門的時候看到婆婆大衣口袋一角露出個東西。她很好奇,抽出來一看,竟然是個12萬的存折。

看著存折上的數字,梁雙的心像是冬天幹草遇到了火星子,忽地一下就著了。

想當初,梁雙和杜浩結婚時想買景泰小區的樓房,那個小區環境好、周圍生活方便,離地鐵口近。可錢來湊來湊去還是差了20來萬,梁雙想讓杜浩找他媽幫幫忙,可杜浩一口回絕了。

他說他們家情況他知道,他媽沒穩定工作,一直靠做點零活供他上大學,生活本來就緊巴巴,哪有什麽積蓄。

梁雙不相信,人活一輩子誰手頭沒幾萬塊錢防老。所以跟杜浩回來老家的時候,她特意在婆婆面前把買房差錢的事跟婆婆說了,那意思再明顯不過了。可婆婆卻顧左右而言他,最後還故意岔開了話題。

當時梁雙心裏是有點氣,但想到或許正如杜浩說的,他媽手頭真沒錢,也就不想太爲難老人,最後他們退而求其次買了現在這套房。

可沒想到婆婆留了這一手。

7

“我說你媽可真是,她就你一個兒子,以後有啥事兒咱們能不管她?要是她不想給,大不了那錢算咱們借,以後有了還她就是,至于嗎?”梁雙憤憤地跟杜浩說。

“你肯定看錯了,我媽不可能有那麽多錢,要是有她早拿出來了,不會不給。”

“看錯了?杜浩,我是不識字還是眼瞎?就那麽個存款數我還能看錯?你要不信,現在就去問你媽?看她到底是舍不得給,還是真沒有?”梁雙本來就有氣,被杜浩這樣一說,她氣得嗓音都提高了八度。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對我媽一直有敵意,但你自己摸著良心說,我媽對你、對這個家怎麽樣?家裏大小活全幹不說,怕孩子晚上吵咱們,她把孩子都抱過去跟她睡。60多的人,白天晚上帶孩子,從不在我們跟前叫累。

先別說我媽沒錢,就是真如你說的,有了不給,也輪不到咱們數落。養育孩子是父母的責任,可沒說還得給孩子買房。”杜浩說完,摔門而去。

梁雙氣得差點背過氣,她也不是非得跟婆婆要錢。只是知道婆婆有錢不幫她心裏不舒坦,才跟杜浩說說,沒想到杜浩那麽大反應。

是,梁雙承認這個婆婆做得確實不錯,大到照顧孩子,小到買菜做飯,從沒讓她操過心。最難能可貴的是,她從不幹涉梁雙的事情。梁雙買個包做個頭發,她要麽說好看,要麽說趁年輕就是要多打扮自己。

婆婆是有她的好,但因爲這好,她的不是就不讓人說了?不行,給不給錢是一回事,但她要杜浩知道,這12萬是真的,不是她瞎說。

可還沒等梁雙去跟婆婆理論這12萬,就出事了。

8

這天晚上,梁雙加班回來,剛進樓道,就被樓上跑下來的人撞了個趔趄。她還沒反應過來,對方一把拽過她肩上的包,跑了。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根本沒給她掙紮、呼叫的機會。

梁雙驚魂未定回到家。

“手機剛買沒多久,包裏還有一千多的現金呢。”梁雙邊哭邊說。

“人沒事就行,東西丟了再買,可別心疼那幾個錢了。”婆婆說著,拿了熱毛巾給梁雙擦臉。

聽婆婆提到錢,梁雙突然想起那個存折,要不是她當時不肯拿錢出來,他們也不至于選這樣老式、沒有電梯、還有安全隱患的樓房。想到這,梁雙嗓子像是被堵了口粘痰,想說什麽卻發不出聲音。

過了會兒,婆婆從臥室出來:“前些天,老家的地被征用了,分了12萬塊錢。這錢要是趕你們結婚時下來就好了,就能買個好一點的房子,晚是晚了點,但總比沒有強。孩子一天天大了,也得考慮上學,媽把錢給你們,你們商量商量要不要把這套房賣了,換個房?”說著,她就把存折遞到梁雙手裏。

梁雙沒想到這12萬原來是這麽回事,見婆婆把存折遞過來,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拿著,小雙,當初你們買房的時候,媽沒出上力,心裏一直挺遺憾的。這12萬雖然也不多,但也是媽的一點心意。”

婆婆把存折塞到梁雙手裏。

9

躺在床上,梁雙喉嚨酸酸的。她想起有次感冒了,婆婆給她洗衣服,本來還擔心她會一骨碌把衣服全扔進洗衣機,可卻看到婆婆坐在衛生間的小方凳上,用手給她搓洗內衣褲。

共處的半年多,婆婆在生活上照顧她,卻又不幹涉她,關心她卻從不瞎參合她的事。

她保持著婆婆該有的邊界和分寸,可就是這份智慧卻被梁雙解讀成了心機。

梁雙聽杜浩說過,她奶奶在世時對他媽也不好。

也許年輕時婆婆自己受過氣,咽過當兒媳的委屈,經曆過夾縫中生存的不易,所以在自己成爲婆婆後對兒媳多了份理解、包容,並且時時謹記,不讓自己重蹈覆轍。

因爲婆婆的這份體恤,她們的關系才一直融洽,家庭也一直和諧。

梁雙因爲媽媽和奶奶的事兒,一直對婆婆充滿了戒心和防備,卻從未認真思考,人和人之間的相處其實有很多種可能。

確實有些人你拿真心未必換到真心。可有些人,從開始,就把一顆真心交付于你,真正拿你當一家人來待。

梁雙慶幸自己遇到了這樣以誠待之的好婆婆,同時也慶幸自己及時明白了這個道理。她以後想和婆婆一樣,做個善良而智慧的女人,好好經營屬于她的家。 精品尤物福利资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