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福克斯公司新动画《变身特工》遇冷

精彩内容:

20世紀福克斯電影公司成立于1935年,是20世紀30-40年代好萊塢八大電影公司之一,成立期間制作了包括《星球大戰》系列、《X戰警》系列、《阿凡達》等在內的多部經典電影。

360截圖20200107105941893

2018年7月,一則重大收購消息轟動電影行業,龍頭老大迪士尼公司以713億美元收購福克斯旗下電影和電視資産,意味著福克斯電影從此正式加入了迪士尼大家庭的懷抱。

據統計,在2019年裏迪士尼影業共上映了十部電影,其中九部登陸中國市場。

從年後到五一,迪士尼掀起一股強勢的“複聯風”,複聯首部女性單人主角電影《驚奇隊長》狂攬10.34億票房,爲後續複聯終章的聯動貢獻了巨大力量。

前奏意猶未盡,正片重磅來襲。《複聯4》一舉拿下42.48億的驚天票房,二刷叁刷四刷的人數此起彼伏。

在隨後上映的電影中,迪士尼重新啓用了一系列經典老IP,其中暑期檔的《獅子王》和年末上映的冰雪奇緣續作《冰雪奇緣2》分別斬獲8.33和8.36億票房,可謂票房“碩果累累”。

也有一些在國內相對“冷門”的電影,《阿拉丁》和《沉睡魔咒2》票房均在3.5億左右。

中國“遇冷”,國外“開花”。電影《阿拉丁》在國外累計10億多票房,收獲滿滿。

說完了迪士尼,接下來看看福克斯今年的表現,畢竟今天介紹的電影是福克斯的“主場”。

在去年裏福克斯電影開啓廣撒網模式,在全球共上映了12部電影,這其中有7部電影在國內上映。

2019年初,身兼編劇、制片、監制的詹姆斯卡梅隆聯合導演羅伯特羅格裏格茲共同創作了電影《阿麗塔戰鬥天使》,強強聯合下最終該片的國內票房達到了近9億的驚人數字。

《死侍》系列是一次成功的反英雄嘗試,它摒棄了傳統英雄的規則模式,以一個“賤賤”的形象爲觀衆帶來一場另類的家庭暖情片。

至于這個2.86億票房,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死侍2》在美國和國內的上映日期間距許久,爲網絡盜版提供了充足的准備時間。

可惜的是隨後的《波西米亞狂想曲》仍然沒有第一時間同步上映,再一次錯過票房好時機。這裏究竟是福克斯問題還是國內版號申請緩慢等問題不再討論。

年初的發力讓福克斯信心大增,隨後拿出兩大經典IP參戰。

本以爲憑借殺手锏《終結者》和《X戰警》進一步擴大票房成績,沒想到這兩張王牌效果甚微,票房平平的成績讓福克斯多少有些尴尬。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2019年的影響,新年開始的福克斯仿佛失去了去年的“野心”。

新片《變身特工》上映兩天票房寥寥無幾,目前爲止只有1500萬,遠不及跨年“一哥”《寵愛》以及“征戰”多日的《葉問4》和《誤殺》。

低排片率導致低曝光率,低曝光又造成更低的市場熱度,最終形成“雪藏”票房的局面。

如果用一句話來總結這部電影,我給出的答案是值得一看。

作爲一部動畫片,除了考驗視覺特效方面的表現,配音的選擇也是現在人越來越關注的方面之一。

《變身特工》原版中精英特工由“黑衣人”威爾史密斯配音,他那滑稽幽默的功底在電影《黑衣人》中便已體現,是經得住推敲的。

片中另一個角色研究員的配音則是由新一代漫威蜘蛛俠荷蘭弟(湯姆赫蘭德)擔任。他的聲音辨識度很高,觀衆一聽便知,迷妹們切記不要耳朵懷孕。

(PS:說來慚愧,本人在周五晚上場選了一場國語配音,遺憾錯過了兩大明星“聲優”,不過第一次見識了一下所謂的兒童廳也算是“因禍得福”吧...)

《變身特工》和傳統的特工題材電影一樣,有一方想搞破壞的壞蛋就有一方想保護世界和平的組織。

特工蘭斯在史密斯的配音下被賦予了“史密斯風格”,這個特工桀骜不馴,每次行動仿佛都是一次個人秀表演。

他可以輕松應付幾十個敵人,隨時全身而退,可以借助高科技飛檐走壁,飛天遁地,無所不能,因此在組織內部受到無數女粉青睐。

研究員沃爾特與蘭斯的身份地位完全不同,蘭斯是集萬衆矚目于一身的焦點,存在感max;沃爾特則是躲在實驗室默默研究實驗的普通人,毫無存在感。

“有一天,你的創意和發明會保護全世界人民的安全”這是沃爾特始終堅信的人生信仰,他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相信知識就是力量。

如此執著堅定,難道是打上了“思想鋼印”?其實不然,這一切源于他過世的母親。

關于實驗員的形象,看過電影《流浪地球》的朋友都記得那個實驗員李一一吧。

在最後的關鍵時刻李一一用“春節十二響”代替覆蓋了原有系統程序完成重大使命,但在此前這個程序曾被幾乎所有人吐槽“很無聊”。

片中研究員沃爾特發明了小亮片裝置和泡泡氣囊裝置,乍一看確實在實戰中沒什麽作用,屬于傳說中的“雞肋裝備”,難怪蘭斯一氣之下送他下崗。

除了這些“不靠譜”小發明,動畫還向觀衆們展示了真正的技術——未來科技感。

你可能知道挖掘技術哪家強,但你不一定知道概念汽車哪家強。

動畫中特工蘭斯的個人座駕,狂拽酷炫的外形下裝備了諸多黑科技,彈射座椅,各種槍炮各種道具,自動定位自動駕駛功能等一應俱全,漂移起來更是連給對方看尾燈的機會都沒有。(所以是奧迪A幾?)

玩梗方面本片的處理渾然天成,變成鴿子的蘭斯徹底甩掉了身上的“偶像包袱”,用一連串捧腹的行爲刺激著每一位觀衆的笑點。

我們可以看到身爲鴿子的他會不由自主的下蛋,會吸引其他異性鴿子前來示愛,會對地方的“美食”無法抗拒,一切都源于“這該死的鴿子本能”。

身爲特工動作戲自然是頭號招牌,即使變成鴿子也不例外。

你見過一只鴿子雙腳駕駛方向盤街頭飙車嗎?

在溫柔女聲《close to you》的伴奏下,一只鳥在車內熟練駕駛。在慢鏡頭下配上那句歌詞“Why do birds suddenly appear”更是直接命中笑點。

同樣,當面對的是真正的敵人時,身體變小了也不能阻止氣場的爆發。蘭斯看似傷害爆表實則撓癢癢的進攻不禁令我想起那句話:一頓操作猛如虎,定睛一看原地杵。

荷蘭弟的加入帶來了“漫威節奏”

不難發現動畫中除了黑衣人的設定外,還“借鑒”了漫威中的許多梗。

《蜘蛛俠英雄遠征》中荷蘭弟單挑神秘客的畫面相信大家記憶猶新,密密麻麻的飛行器構成了壯觀的全息世界,荷蘭弟銀幕上演一次又一次的“打飛機”。

結果到了《變身特工》,荷蘭弟和飛行器再續前緣,借助各種小發明開啓“花式打飛機”模式,相信這次應該過夠瘾了吧。

反派的造反理由也是出奇的相似。本片中大反派之所以擁有機械手是因爲主角在一次吉爾吉斯斯坦執行任務中“誤傷”對方,導致結下了梁子。

怎麽樣,是不是瞬間想起親愛的托尼史塔克了!

關于動畫背後的思考

動畫比真人電影的優勢在于前者擁有更易塑造的誇張感,這既包括人物本身的表情動作,也包括故事劇情的大膽腦洞。

本片中所塑造的每一個動畫人物都各具特色,蘭斯特工的“上壯下弱”,研究員的“細胳膊細腿”,千裏眼的大眼鏡框,順風耳的頭戴式耳機...

角色關系上弱化了一些爭鬥的元素。按照常規講,一個人面對炒自己鱿魚的人多少不會笑容對待,何況對方還是有求于己。

然而在片中沃爾特對蘭斯沒有任何爲難,甚至一路跟隨幫助對方洗清罪名,這是現在社會上所不具備的。

正反派的較量中減少了勝王敗寇的殺氣,取而代之通過穿插各種新奇的梗(如吐真劑)緩解了緊張氛圍的同時,爲動畫增添了更多的歡樂,新年看這部電影格外開心。

蘭斯沃爾特二人組身上可以總結出兩個詞“堅信與相信”,即“堅信自己,相信他人”。

一個人再強大,也有被誣陷時候;相反一個人再渺小,也有發揮其價值的一天。在多元化的時代裏,自信不是自負,多一些堅持多一份包容,于人于己全都受益。